【题名】饮用水源保护区“能屈能伸” 这样真的好吗?
【出处】南方都市报
【日期】2018/7/17
【作者】
【关键词】 政策法规  环境治理  淡水资源  环保宣教  
【正文】

  今年6月12日,广州市环境保护局召开了《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区划规范优化方案(征求意见稿)》听证会。会后,有本地媒体报道称该优化方案将增加水源保护区面积,同时会强化本地水源保护。日前,笔者通过向市环保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获得了意见稿的文本。笔者发现,虽然总体的水源保护区的面积增加了,但主要增加部分是水库的水源保护区,河流型的水源保护区有大范围的缩减,其中包括东江北干流、增江、流溪河及沙湾水道。
  本次水源保护区的优化是因应今年3月生态环境部发布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规范》而做出的。其中,该规范里面就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的陆域范围划分进行了以下说明:“对于有防洪堤坝的,可以防洪堤坝为边界;并要采取措施,防止污染物进入保护区内。”
  对于以防洪堤坝为保护区边界的,需要满足“水源位于城市建成区内”、“作为保护区边界的防洪堤坝应为标准发布前已建设完工”及“水源水质近年来保持稳定达标”等条件。
  市环保局正是以上述的标准缩减了河流型的饮用水源保护区面积。笔者认为这样的调整看不出任何“强化本地水源保护”的作用。
  首先,广州主要的在用饮用水源大多是河流型水源,而水库型水源大多均为备用水源。因此,笔者认为河流型水源的保护不仅仅是两岸的陆域范围需要限制一定的污染物排放,而且流入保护区范围内的支流也需要设置一定的保护区加以保护。因此“强化本地水源保护”应该着眼于河流型的水源,而不是在水库型水源。在此次优化方案中,流溪河的太平、钟落潭段饮用水源增设了水源保护区内支流鹿颈涌和罗洞水的保护区,这倒是值得赞赏。
  其次,以防洪堤为保护区边界的条件之一是“水源水质近年来保持稳定达标”。流溪河李溪段(李溪坝-石角)在此次的优化方案中,二级保护区陆域部分大面积缩减。但根据市环保局公布的数据,该河段的水质在今年前六个月内有一半时间未能达到III类水水平,即饮用水源水质的最低标准。在2016年,流溪河李溪段曾经因为要作为广州市的备用水源而增加了二级水源保护区的陆域面积,市环保局当时称要“连片保护”。两年不到,且水质并未能保持稳定达标,当初增加的二级保护区部分却恐怕要被撤下。饮用水源保护区这样“能屈能伸”,真的好吗?
  其实,饮用水源保护区的划分固然重要,这是经济与环境的博弈问题。可更重要的是,环保部门应当切实做好饮用水源保护区的管理工作。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在开展水源地专项督查工作时发现东江北干流刘屋洲饮用水源保护区内有一家存在了七八年的船舶修理厂。增城区仙村镇环保所所长江云峰却表示“确实一直没有发现过”。笔者认为,用“我睇你唔到”这样的理由来回应实在是难以接受。如果连饮用水源都保护不了,我们还谈什么保护环境呢?水源的保护不是纸上谈兵,关键是要有切实有效的行动保障水源保护区的法律地位不被动摇。不然,划多大的保护区都是一纸空文而已。
  笔者在听证会前尝试通过各种渠道拿到意见稿的文本,可惜最终只能在会后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拿到,无法在听证会前通过听证代表提交意见。目前,该文本仍无法在网上查阅。上月,佛山市也同样发布了佛山市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优化调整听证会公告,并于听证会前在官网上发布了《佛山市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优化调整方案(征求意见稿)》文本向公众征求意见。关于政府的信息公开,广州应当向佛山学习。
【图像】

版权所有: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Copyright(C) 2007-2008 Sun Yat-sen Library of Guangdong Province